自言自语

I'm Wang Xianyuan, writing for myself, more studying, more experience…

转:与民争食——2009中国互联网

By

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被所代理的客户追问:“机房还没好吗?”

我左右不了ISP、IDC,我愧对我的客户们,我深感自己被失信,这样我愧对提出八荣八耻的胡哥,进而愧对人民,愧对派对……

我想写点啥,可又没时间没精力,每天身心俱疲。刚好看到篇文章,道出了我欲道之理,虽然有些偏激,但想想咱在立场、观点上不能老这么老实巴交,怕偏激、怕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情而受到老天的惩罚。再者,比起CCAV的主观片面加忽悠,偏激一点又算得上啥?不能只让官家愚民,不让百姓说理吧。好吧,我还是决定贴出来。

以下是转载部分。

作为一个IT从业者,回看2009年的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感受不是欣欣向荣蓬勃兴旺的市场前景,也没有激动人心的产品技术推陈出新,更没有政策的扶持体制的优化或是环境的改善,相反,如果要概括09年的中国互联网,我最大的感受是四个字:不寒而栗

我承认,这样的概括也许有失偏颇。
2009年的中国互联网,产品技术上,有百度的凤巢、框搜索,有大淘宝生态链的雏形渐成,有腾讯的产品迭代股价高涨;商业谋略上,有网易的平稳增长,有盛大的全面布局,有新浪的管理层MBO,有李兴平和蔡文胜为代表的站长们不懈的奋斗……
如果视野更开阔些,你还会看到互联网对中国社会的推动作用还在继续:Blogger们在探寻着生存的空间和监管的底线;类似唐福珍的悲剧,遭遇传统媒体的封杀但通过网络,真相得到揭示;全民翻墙,知识的流转与传播变得愈发迅捷;不论中国的民主进展到了哪一步,至少互联网延续了2003年以来的势头,逐渐成为独立于庞大体制的舆论监督的重要力量。

然而这一切,都在临近年末的这场自上而下的管制风潮中,失去了光彩。

  • 11月2日,在经历了艰难的审批流程之后,从九城改嫁网易的《魔兽世界》,终于还是倒在了新闻出版总署的手中。中国新闻出版报11月2日刊出消息:“新闻出版总署发出通知,终止《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审批退回关于引进出版《魔兽世界》的申请。”
  • 而就在同一天,长期审批并监管网络游戏市场的文化部公开表示,《魔兽世界》合法:“网易游戏频道联系文化部文化市场司网络文化处处长刘强。刘强称,目前网络游戏相关审批工作属于文化部管辖范围,新闻出版总署仅负责新闻出版物相关审批,因此所谓终止《魔兽世界》审批的说法并不成立。”

同为监管机构的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终于在网游监管权的问题上,撕破了脸皮。国内相关监管政策的不完善、法制的漏洞、高层监管机构的权力争夺,昭然若揭。(版署与文化部的此次监管权之争,详见《版署与文化部的博弈》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 4月2日,广电总局出台《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规定:“未取得许可证的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理论文献影视片,一律不得在互联网上传播”。
  • 9月,借着广电禁令的东风,本已成军阀混战之势的国内网络视频行业再起争端,搜狐牵头的“互联网视频反盗版联盟”状告优酷,背后的利益之争逐渐浮出水面。后来发生的事件证明,正是搜狐这一纸诉状,拉开了广电大开杀戒的序幕。原本偷偷摸摸上下其手的潜在利益相关方,开始走到台前。
  • 12月初,作为互联网分享精神典型代表的P2P点对点下载(包括BT、VeryCD等多种下载形式),在中国遭遇当头棒喝,面临存亡危机:12月2日,BTChina被关站。各大国内BT站点噤若寒蝉。一周后,VeryCD停摆。BTChina创始人黄希威在面对媒体时说:“我们没有广电总局的《视听服务许可证》,我了解到广电总局给工信部下了文件,所以注销了我们的网站备案号。网站没有备案号就不能提供服务。”

在三网合一阻力重重、IPTV难成气候的大背景下,觊觎互联网视频这个大蛋糕已久的广电,开始意识到自己正面临“内忧外患”的不利局面:内有工信部监管互联网,压缩自己的权力边界,外有各BT站点、网络视频,分流广播电视的广告份额,习惯于禁令频出的广电,已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而与此同时,一场疾风骤雨式的监管风潮也在广电系统中酝酿。

  • 12月28日,在借助“视听服务许可证”这一监管利器,扫除了网络视频、BT下载等大敌之后,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cn)上线,看看此时这个被称为“国家网络电视台”的庞然大物所面对的市场环境吧!前没有版权问题的断崖沟壑,后没有网络视频、BT下载的大军追赶,国家资本悄然进入网络视频行业,开始抢占民营企业打下的江山,蚕食中小企业少得可怜的市场份额。中国网络视频行业的未来,一片灰暗。

如果仅仅是网游监管的权力斗争,广电国家队的悍然入侵,我还不至于如此看淡中国互联网未来的发展,但这一切,还远没有显露出结束的迹象。和广电惯用的手法一样,央视再次充当了先锋和打手的角色:

  • 12月9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就手机网络色情进行了系列访谈,节目主题为《失控的域名》,指责工信部CNNIC对于域名的注册缺乏监管,域名注册服务过程中存在注册信息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问题,要求其保证域名注册信息的真实性,严格执行实名制审查,并承担相应责任。

工信部随即挥刀自宫

  • 中国域名监管机构CNNIC处罚了三家域名注册服务及代理机构,并在官方网站接连发出数则加强域名注册信息审核工作的公告,而最新公告规定,从2009年12月14日上午9时起,个人用户没有资格进行域名注册。
  • 该公告要求用户向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在线提交域名注册申请的同时,应当提交书面申请材料。申请材料包括加盖公章的域名注册申请表(原件)、企业营业执照或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注册联系人身份证明(复印件)。个人用户由于无法提供企业营业执照或组织机构代码证,因此也没有资格进行域名注册。这也意味着,个人用户在未来将无法在国内注册域名。

从这项禁令的动机来看,这次以“手机色情”为幌子的整顿,矛头明确地指向了以个人为运营主体的中小网站。

  • 12月18日,工信部穷追猛打:工信部要求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采取五项措施规范域名注册。
  1. 建立和完善域名持有者黑名单机制,将被关闭网站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进行管理,防止违规网站重新申请域名,继续从事违规经营活动。
  2. 严格落实域名申请者应提交真实、准确、完整域名注册信息的规定,对进行域名转让并提供他人使用的,必须重新注册,违反上述要求的,依法予以注销。
  3. 对网站未备案的域名不予解析(含跳转)。
  4. 在相关部门依法认定网站涉黄和违规时,要配合停止域名解析,同时将域名持有者的全部其他域名暂停解析,及时上报认定部门进行处理,并将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予以监管。
  5. 重点清理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在业务推广渠道中业务合作伙伴、合作方式、业务推广模式和网络连接方式存在的问题。

整顿效果立竿见影。原本活跃的域名交易市场,日均成交量从五位数急跌到三位数,手持大量域名的个人站长、各域名代理公司及相关服务商面临空前危机——没有交易,业务萎缩,市场低靡,域名这个蛋糕,被工信部全然收回,市场流动性归零。

旋即,针对中小网站的监管全面铺开,监管过程采用“连坐”法,查封一个站,关闭一台服务器,进而对所在机房“割线”。12月18日起,各地机房纷纷告急:江西、山东、江苏、广东……大片网站被连坐、误杀,个人站长粮草被断,去日无多。原本欣欣向荣的民间互联网市场,寒冬突至,风声鹤唳。12月25日,坏消息接踵而至:传言全国论坛已被列入下一步整顿目标,所有论坛必须全部重新审批备案,而个人站长们心知肚明,收紧了审批尺度的论坛备案,将是个人运营论坛的生死大限。

如果说文化部和版署的斗争为了将来的“话事权”,广电不惜出重拳下死手监管是为了吞并市场形成垄断的基本格局,那工信部这番针对自身客户的“挥刀自宫”就实在让人不寒而栗:难道国有资本为了逼退民间力量,竟不惜自废武功吗?!

莫说这是对平等、公开、分享的互联网精神的虐杀,国有资本的入侵,权力斗争的波及,这几乎是对中国整个互联网市场的围剿!没有Facebook,没有Picassa,没有完整的wiki,没有不翻墙的twitter,中国的网民都忍了,“大中华局域网”的现实,IT从业者也认了,但对域名、备案、解析的监管,足以管死尚不成熟的中国互联网。

我们不由要问,难道是开放的风向变了吗?难道是高层的想法变了吗?难道国有资本真的与左倾思潮合流了吗?生机勃勃的中国互联网,难道就要在2009、2010之际,寿终正寝吗?我不敢再往下想。

《白银帝国》一开场,康家三少爷站在戈壁之上,遥望天际,感慨道:“天地真大,人真小。”
2009年末,无奈无助的个人站长们在不期而至的监管风潮中,遥望中国互联网可能将要形成的荒漠,怆然道:“政府太强,人民太弱。与民争食,与民夺利,我们该如何自处?中国互联网,将向何处去?”

出处:http://www.puyuping.com/index.php/2009/12/29/yuminzhengshi-2009/

2 Comments

  1. 杨业平
    December 30, 2009 at 7:48 pm

    哥们,顶住!

  2. January 15, 2010 at 10:09 pm

    这个很和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