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I'm Wang Xianyuan, writing for myself, more studying, more experience…

没太多新意

By

这两个月有点忙,一部新片也没有看。

小方屏商标被驳回,NXEZ Cube DHT22 型卖得还行,随后又推出了成本更低的 NXEZ Cube DHT10。小方屏第二版的电路部分打样测试完成,接下来再设计外壳。

网店营收再次刷新纪录。树莓派产能不足,目测营收也已经见顶。

这个月一直想找一个搭档来把工作做得更好。要折腾一波了。

自上次杭州回来,发生了两件事:
1、鱼缸爆发白点病,团灭了几乎一缸鱼。
2、黄金虎鱼生了一窝,随后也都团灭了。

这两个月到处收了一些黄金虎,再战一波。

Posted in Stories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没太多新意

小方屏发布了

By

这一整个月,小方屏(NXEZ Cube)的工作都在持续,月底终于上架了。第一版发布了两个型号,DHT22 温度传感器型3.5MM A0 型,以适用不同的使用场景。

一同发布的还有三个固件——时钟温湿度固件音乐频谱固件主机仪表盘固件,以及一个开源的 Demo

第二版与 @店长大人 合作,打样基本完成,期待测试。

本月网店营收再创新高。

南美鱼缸爆发白点病,应对失策,黄金胡子苗全部牺牲、治疗过程中虾也几乎全部牺牲。索性翻缸,或许会清缸南美鱼。

月底提前放假去了杭州,顺便感受了一下这个火爆的五一假期。

字就不多写了,再放一组图。(摄于青芝坞、十里琅珰)

Posted in Stories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小方屏发布了

三月踏青了

By

月初说想踏青,果然就去踏青了。一切都好美,以后有机会还想去。

产品

小方屏(CUBE)的外壳重新设计好了,打样完美。还有一系列宣发方面的工作,争取下月开始接收订单。

本月 AWTRIX 第二次 PCB 打样测试成功。花了两天时间将 ESP8266 的程序适配到 ESP32 上,硬件方面的技术问题算是趟过去了。待小方屏的工作结束之后,再投入到 AWTRIX 后续工作。

网店

本月网店营收创历史新高。市场上树莓派主板缺货非常严重,幸运的是我们保持了连续供货(虽然价格是一涨再涨)。

在网店的经营上投入了过多的时间,也让网站和公众号内容鸽了又鸽,也创了历史最长的放鸽子记录。

字就不多写了,再放两张喜欢的踏青图。(摄于武汉磨山)

Posted in Stories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三月踏青了

See you down the road

By

本月做了小方屏(CUBE)的运营计划,然后花了两周时间打磨了小方屏的三个 APP:
– Cube Dashboard(小方屏仪表盘)
– Spectrum Visualizer(音乐频谱仪)
– 时钟+温度传感器+天气预报

其中小方屏仪表盘的服务端已开源。

过了一遍 OpenSCAD 的 3D 建模教程,体验了一把用编程的方法实现 3D 建模。做一些简单的东西感觉是足够用了。

AWTIRX 第二次打样已经开始,可能下个月初就可以收到测试用的样品。锲而不舍,最近被朋友表扬「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耐心的人。」一开始感觉被高抬了,后来想想,在这个快节奏的环境和行业里,近似佛性的「无欲无求」,慢慢发展。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管走多慢,就用自己熟悉的方式坚持走下去了。友商们的小碎步快节奏投身热门领域和市场好像并没有对我产生多少鞭笞效果。这可能还真是一种耐心。(还是通过别人才好了解「客观的自己」)

「是故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功抵达,但是宁静以致远,至少这是上路应该保持的心态吧。

虽然有春节两周的假期影响,本月电商的销售额却和去年旺季时相当。树莓派 CM4 的销售情况持续良好。接下来因为全球芯片缺货严重,树莓派的产能已经受到影响。好在本月底我们已经新增了供货渠道,成本上可以打平了。

找了友商在外贸方面的方法,做了一些参考。对这块业务有了新的细节上的了解。不过目前评估下来,还是没有足够的条件去尝试,但在了解之后,立一个目标,会持续关注。

这个月饮了好多酒,买了好多种鱼虾,卖了一口鱼缸。

上个月看了「无依之地」,全片充满了孤独,当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直到今天朋友圈有个卖红薯的小姐姐发了一段影评,那种感觉才清晰起来:

下沉到最后告诉我们:一切都已失去……
没有生而游牧的人,只有不得不上路的人,人生不全是苦役,也不全是自由,它就这么交替着来,随机的……

Dedicated to the ones who had to depart.
See you down the road.

Posted in Stories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See you down the road

在做一些产品

By

Pico

本月树莓派基金会发布了 Raspberry Pico,一款 MCU 开发板。
2018 年,在我意识到了 MicroPython 的潜力之后,做了 MicroPython 实验室,以及 PYB 开发板

然而好多年了一直不见 MicroPython 在市场方面有什么重大突破。倒是 Adafruit 的 CircuitPython 有点后来居上。正在犹豫要不要调整重心,谁想得到 MicroPython 的创始人 Damien George 直接和树莓派基金会合作,搞了这个 Pico。连配方都是熟悉的配方。MicroPython 或成最大赢家。

看得出官方产品线布局的三个方向:教育(Pi400为代表)、工业(CM为代表)、创客(Pico为代表)。三个方向的产品定义,界限越来越清晰。而原本的树莓派标准版在这些新产品的对比之下,已经不算是一个界限清晰的产品(暂且归为教育和创客类)。早先我对设计一款自己的开发板也很有兴趣,目前看来,做自己的开发板是一种奢侈。市面上多出来这么多的产品可选,再做自己的意义就小了很多。

说回来 Pico,它的第一个版本亮点并不多,但抢购却很火爆。除了情怀因素之外,我想是因为树莓派过往产品相对高的价格,Pico 一出,才 4 美元就可以买一个带树莓派 logo 的开发板,一杯咖啡的钱而已。好比一家主营奢侈品的公司推出了一款下沉的产品,多少有点启发吧。

IO 平台

早在大约 2014 年,物联网数据平台还不是那么多。考虑做纯粹的 IO 平台以方便树莓派用户做一些数据记录和共享的工作。但是随着各家云平台的竞争,这个市场顺手被阿里云等平台给做了,开发者可能也习惯了将这些云平台作为首选。

而这个月我也开始了 IO 平台的功能设计和框架搭建,最终还是考虑自己造轮子。至少这会为 AWTRIX 的功能实现提供很大的便利,是 IoT 的基础设施。期望春节后可以初步完成。

AWTRIX

AWTRIX 的第一款打样调试之后发现了一些问题,还在艰难的修改中。不过经过设计思路上的推倒重来之后,有望在下个月底再做一次打样看看。AWTRIX 会是今年最重要的项目,投入的精力也应该会很多。

CUBE

在 AWTRIX 的制作间隙,为了实现室温采集功能,需要一款专门的传感器。然后用 DHT11 和 ESP8266 做了实现,又加装了 OLED 屏幕。继续深入之后,干脆把之前想做的另一个产品实现了。一款很可爱的摆件,暂命名为 CUBE 吧。目前主要功能有:
– 显示时间(NTP 方式同步时间)
– 显示当前天气
– 显示当前室内温湿度(DHT22 传感器)

后续还会和树莓派配合使用,加入树莓派性能监控以及更多丰富的功能。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产品之二。

HiFi DAC

去年底开始筹备的 HiFi DAC 第五批量产,在元旦期间由工厂做好了。由于疫情关系,芯片非常缺,只好能买多少就做了多少。这批应该可以维持两年,希望疫情的影响早点过去。

趣小组撰稿人

本月在趣小组放出了撰稿人计划,反响不错。目前已经有多位朋友加入。只是现在每月四更的稿件需求量难以满足各位的寒假的闲散时间,所以可能每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分配到一篇内容。这个机制可能需要再优化一下。

网店

一月份网店营收还可以,是去年疫情时期的好几倍,可能算一个好的开头?工业产品的销售占比空前,相较而言创客类产品的销量下来了不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调整渠道和模式。

月末把剩下的孔雀鱼全送了渔友,之后把鱼缸也收拾了一下,水质和观赏性提升了不少。下个月准备利用春节假期学习一下 3D 建模。学成归来再入一台 3D 打印机,这样做产品原型就方便多了。

「红楼梦」中的「痴」哲学

By

最近把周汝昌老先生存世的视频过了一遍,受益匪浅,也引发了我对于生命、情(性情、情感、爱)的一点点思考。

在很多人看来,贾宝玉人如其众多别号,诸如绛洞花王、混世魔王、富贵闲人、无事忙、多情公子。既没有身怀绝技,也没有高远的志向,混吃等死之辈而已。现实中,曹公晚年也极为困苦。

然而,周老先生对贾宝玉的评价却是世间之最伟大。总结起来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个人集真善美于一身。

人们普遍认为人要在社会意义上取得成功。如果不能成功,怎么排解?如果被世间的事情一直困扰,又该怎么解脱?

于是有了各种学说来应对这些哲学问题:
1、儒家从自身找原因,讲「修身」、「讲爱」而避讳提「情」。
2、佛家也从自身找原因,教人「看透」,看不透就会被困扰。
3、道家直接告诉你修心吧,心以外的东西都不值得。

可见儒、释、道都在回避一些容易困扰人们的问题。告诉人们解(逃)决(避)问题的方法。这就不太真(实际)了。

我不相信电影里面被情所困的人,剃度了入了空门问题就解决了。许仙、玄慈大师、一灯大师,成仙的成仙,得道的得道,最后遇到老情人的那份心动与自我怀疑恐怕只有自己才知道。

所以,他们真的有成仙吗?真有得道吗?真的能放下吗?可能更多是长期与自己的真心做斗争、就像一条充了气的河豚,装给自己或者装给别人看而已。

宝玉不一样,他是个情痴,他不回避,就这么一路痴下去,做真实的自己。尽管「痴」让宝玉伤得很深,但是他愿意,这是他的真性情。尽管黛玉取笑他「已经做了两个和尚了,从今以后我记着你做和尚的遭数。」但终究他并没有逃避。这样就可以理解周老先生为何称其伟大了,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英雄主义。

曹公对自己的评价:「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结合曹公自己晚年困苦的境遇,不免让人联想到这就是这种英雄主义的结局。

机缘巧合,高中的时候给自己定的网名就是 Spoony,意为「痴情的人」(在人看来挺白痴的)。所以对于这种「痴」还是很能体会的。

Posted in Study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红楼梦」中的「痴」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