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I'm Wang Xianyuan, writing for myself, more studying, more experience…

吃瓜群众变迁史

By

开学季和树莓派4B货源开始充足的关系,本月电商销售情况还不错。另外我们准备了一款树莓派配件新品,目前已经完成了打样测试,争取下月能面市。

马上就要举国欢庆的关系,短期内大量梯子被砍,杀伤面积之大,也波及到了博客所在的 VPS。接下来只好准备转到国内做备案了。

电影

最近刷了一些新片,也刷了一些刷过的老片,说三部意味比较深长的好了。

「徒手攀岩」Free Solo

这是一部给人感觉极为震撼与真实的纪录片,说是拿生命在拍摄也不为过。刷完之后印象比较深的几个点:
1、因为不爱和人交谈,选择自己一个人 Free Solo。
2、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才能获得满足。
3、谈恋爱对于专注于某项工作非常不利。
4、尽管聪明,但因为太过直率了,容易伤害到他人甚至女朋友。
5、被围观的情况下容易发挥不出潜能,但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尽可能减少围观带来的影响(例如隐藏式拍摄)以及充分准备来增强面对挑战的信心。
6、避免谈及任何对心理造成压力的话题,也没有人愿意看最容易发生致命失误的画面。

「喜剧之王」

早年在豆瓣上我曾给出三颗星的评分,这次第 N 刷之后果断改成五颗星,甚至觉得这片和「大话西游」系列一样深刻。
史航在「第十放映室」说周星驰从不会在电影中尝试解构两种东西——小人物和爱情。
我也觉得爱情是没法解构的,爱情本应该是纯粹的,如果它出现在了现实中,那就会变得不纯粹,或被现实冲淡,或被现实污染,或被现实扭曲,或被现实折损,亦或者在现实中加速老去而变得暗淡无光……
现实中的爱情并不是纯粹的爱情,甚至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爱情。爱情一定是超脱于现实,它应该是完全精神层面的东西,因此是难以通过现实的表现去解构的。

「背靠背,脸对脸」
整部片所反映的基层官场(或职场)状况用两个词概括的话就是「荒唐」和「现实」。
尽管在制作技术上并不能说水平有多高,但也不影响它作为一部电影的价值。终究还是一部难得的具有现实意义的国产电影,在感慨当年文化还算开放的同时,不由得对当下令人透不过气的内容自我审查感到绝望。

正如姜文在「圆桌讲究派」中所说,如果你的需求都被满足,那世界上就不需要电影了。
电影则是让人生更完整的精神食粮,我就好这口。

吃瓜群众变迁史

最近发现有意料之外的朋友前来吃瓜,所以突然想回顾一下这个博客历史的读者群的变迁。
最早也就是 Blog 刚开始流行的时候,BBS 还在大行其道,对 Blog 这种形式不屑了很久之后还是按捺不住,在 2005 年用一款界面漂亮的 ASP Blog 程序搭建了本站,还记得当时域名是 siland.iooooo.com。内容就是各种日记,每日都记一记,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和碎碎念,也会当成技术笔记摘抄用。当时的读者有个别同学、前同学,随着搜索引擎的收录来了好多陌生访客,慢慢有了不大但很稳定的流量。但是这个阶段并没有在乎流量,主要还是自己用着方便了,也习惯了有事没事记一笔。

而后,Blog 成了沉淀知识、经历的主要阵地。曾经尝试过一阵改版,通过自己开发的一套系统把原本单用户(我自己)的 Blog 扩展成了多用户的 BSP。结果呢,如你所见,并没有重视也没有能力进行推广,在获得少量用户之后又改回到单用户模式了。这时候正在研究 BlogEngine.NET 这个开源的 Blog 系统,并做了中国本地化版本(BlogYi.NET)好几年时间。其间就把这个 Blog 作为「本地化官方」演示 Blog 在用。内容更多的是与 BlogYi.NET 相关的内容。域名也更换成了 my.blogyi.net。主要的读者都来自 BlogYi.NET,数量依然不多。毕竟带有官方产品的演示性质,这个阶段所记录的内容会比较考虑读者。

在 BlogYi.NET 这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即将走完的时候,终于按捺不住更换成了 WordPress,至今。这个时期往后,轻博客、微博等各种应用开始流行,Blog 的热度也早已退去。还在写博客似乎会被看成是上古时期的生物。内容更新全凭心情,读者也变得越来越少,搜索流量也更加青睐于主题鲜明、内容更加垂直的站点。

自此,这里完全成了我个人的自留地,唯一的有效读者就是自个儿(我还知道,现在除了我自个儿,还有某些希望通过 Blog 了解我的人),甚至域名也干脆换成了名字的全拼,内容也变得更加「真实」。拿来写写月记,记录与思考。

关于日记(周记/月记),「邪不压正」里面有这么一段对话,我就觉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朱潜龙:日本人靠不住我靠谁?老蒋?
蓝青峰:更靠不住。
朱潜龙:一个写日记的人?
蓝青峰: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朱潜龙:是呀。
蓝青峰:你写日记吗?
朱潜龙:我不写,你写日记吗?
蓝青峰:谁能把心里话写日记里!
朱潜龙:写出来的那能叫心里话吗?
蓝/朱(合):下贱!

持续拾荒 勇于调整

By

最近一直在反复观看看过的电影、美剧,反复去听听过的音乐。
花费了同样多的时间,沉浸在烂熟于心的情景和感觉中,而不去用这些时间去体验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对于体验旧的内容,是无脑的,即无需思考,只需沉浸其中。
尽管有时候觉得这样也不合适,但其实近期并没有对新东西有特别强地体验欲望。

调整是需要勇气的。
对于我来说,有一些事物需要重新认知,有一些计划需要再次回顾。

最近几乎每天都有做梦,有梦到黑夜中的孤灯和音乐,也有「千与千寻」中的列车和怪物。于是,我找到那段「格言」: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如果看到下车的是自己,这时应该勇敢地向他挥挥手吧。

Posted in Stories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持续拾荒 勇于调整

七月停驻

By

等待了整个七月,树莓派4都没有到货,而树莓派3B+在月底价格又回升,所以七月里电商这块比较惨淡。在这种情况下,基于 Raspberry Pi CM 的物联网网关的尝试则显得比较成功。这并不是首次尝试树莓派工业方向产品的推广,而这次可以说明市场定位不错的产品在推广上可以做到事半功倍。

HiFi DAC 在月初售罄,本月底追加生产了一批已重新上架。

抽空设计实现了趣小组的积分功能,以鼓励优质内容互动。
– 增设材料“螺母”
– 增加签到功能
– 签到获得随机数量的螺母,连续7天未断签有额外奖励
– 给帖子增加感谢功能,感谢者可发送10个螺母给帖子作者表达谢意

对于战役需要专注,而就战略来说,可能需要更加多元。这可能是张一鸣像做产品一样做公司模式的内涵。

本月相对没有那么忙,安排了一周时间出去浪,很热但很有趣。在下山途中遇到了卖茶的老先生和他的藕粉、在复兴公园遇到吹陶笛的老先生和他的《故乡的原风景》。不知道人生还有多少次相遇,一切的幸与不幸都在相遇。
Read More →

Posted in Stories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七月停驻

如期而至 树莓派4

By

六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一,树莓派4突然发布。由于这次版本更新巨给力,几乎将之前的各种硬件性能方面的坑全填平了。创客圈子开始兴奋,在这种大满足的氛围下,这个消息被奔走相告,经过一夜的发酵甚至影响到整个科技圈……

这对于树莓派这个小众产品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对于树莓派实验室来说,发布当天流量暴涨,微信公众号阅读量也大幅刷新了纪录。幸福来得太突然,忽然有了一种幻觉——这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小众产品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密集准备了一系列内容放出效果都还不错。让人比较急切的是,树莓派主板的硬件销售上出现了全球性的抢货、断货。而大陆市场上,多家网店已经开始了所谓的“预售”争夺首批用户和订单。对于我们来说,只希望货源能够尽快充裕起来吧。

趣小组的部分,刚起步,由于一些事情被耽搁没有衔接上。边用边调整,目前已经初步适应了基本的需求,导流入口也已布置妥当。

电商方面依然平稳,HiFi DAC Model B 1.1 在本月售罄,正在筹备下一批次的生产。而没有料到 PCM5122 这颗芯片货源短缺,被渠道商大幅提价,成本一下高出了不少,这个产品只能随着涨价了。

新注册了一个域名 wangmuchuan.com,属于战略保护性注册。

后面的事情还有很多,有一些是因为六月中耽误掉的,还有一些是应对新情况增加的。预计七月依然紧张忙碌。

框架已就绪,专注发力内容

By

整个五月里,时间被用得满满当当,白天处理日常工作,夜深人静之时开始变身码农。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之后,趣无尽的讨论版,趣小组(talk.quwj.com)于6月4日上线了。在第一篇主题中,我写道:

希望可以为我们这样的一群有造物爱好的小伙伴搭建一个有归属感、有价值的社区。
在这里,依然期待大家用作品去表达自我、发现和分享这个造物世界的乐趣!
一起学习和提升造物能力、一起制造和分享独具个性的作品、一起来享受这一切之中的无尽成就与魅力吧!

墙内的互联网已经足够浮躁了,不希望再多一个浮躁的社区。对于趣小组,我们希望能如上面所提到的,成为一个对 Maker 有价值、不浮躁的社区。

四月新发布的产品 Zero 摄像头套件和 OLED 小屏幕表现良好,尤其是小屏幕的销售量和反馈挺不错,很快即将售罄,已经追加了生产。在借力新品和季节性关系双重作用下,电商方面有了较大增长。接下来树莓派4代即将到来,需要留出一些时间为树莓派4代的宣传做一些工作。

五月里,几经折腾终于注销了 NXEZ.com 和 QUWJ.com 的个人备案,并以企业主体在上海备案完成。当前阶段,愿景中的基础框架已经搭建好,是时候专注于内容和服务的思考和开发了。

东拉西扯:从海内的群组不火说开去

By

转自 Keso 对牛乱弹琴 2008/02/19

王东烽在海内挑起了“海内群组不火”(需登录访问)的讨论,很热闹,比海内所有的群组都热闹。而且,围绕这篇日志又出现了很多回应日志,也包括我这篇。群组不火,关于群组不火的讨论先火了,有趣。

我的看法:

1. 群组火不火,有它自身的规律,拔苗助长没用。谁也没想到豆瓣的小组会火,但它就是火了。不过能火起来的小组总是少数,百度贴吧火的吧也是少数。即使最热门的BBS,如天涯,其火爆的板块也就那么几个,大多数都比较冷。其实它们都符合长尾的幕率分布特征,没有火热的短头,就没有长尾。海内的群组将来会不会有个别火起来?肯定会,不过有个前提……

2. 用户的多样性。同质或接近同质的用户群,大体上有个人空间就够用了,群组显得多余。豆瓣小组能发展起来,得益于它可以展现人的性格的文化产品定位,以及由此带来的用户多样性。长尾价值成立的两个前提是:丰饶和可获得。丰饶就是不单调,就是丰富,就是多样性。可获得则是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XXX,喜欢这部电影的人常去XXX小组。一个以IT人或关心IT的人为核心的网站,永远不可能出现不同主题、不同类型的火热的群组。只有具备了多样性的用户群,才可能出现……

3. 对公共空间的需要。我们不必非得是朋友,但我们都需要对共同关注的同一主题交换信息、发表意见。百度李宇春吧有4万多注册会员,以及大量的匿名会员,是玉米的大本营,在李宇春吧中,完全不需要SNS来做依托,因为玉米们只是需要一个这样的公共空间而已。如果你喜欢泡在“天涯杂谈”,社交一定不是你泡在那里的主要动因。一个英国人如果喜欢到海德公园发表演讲,或者不演讲,只是喜欢常常去那里听一耳朵,看看那里的各色人等,也不是为了去交友。这也是为什么在BBS上嫁接不出一个SNS来的原因。BBS即使可以交友,那也是彼此长期“泡”出来 的,决不是由站方提供的功能给“功能”出来的(顺便说一句,很多垂直或专业BBS,只能算是同人社区,算不得公共空间,其本质是收敛的而非开放的)。一个健康、完整的社会,需要有广场、有公园、有街道,但任何一个SNS都需要扩展成一个包办所有功能的完整的社会吗?为什么Facebook对全站BBS毫无兴趣?这是因为……

4. SNS的核心价值在关系而非观念,在活动而非话题。从本质上说,中国传统社会就是一个关系社会,而不是一个市民社会,最典型的一点,我们有各种同学会、同乡会,却基本没有公共空间。我们可以在三五好友的聚会上臧否人物、抨击时弊,却无法在王府井大街上干这事儿。李大师红痣是通过一层一层的关系,而不是海德公园的自由演讲,来建立并管理他的庞大的组织的。我们有广场,主要是用来集会的,有公园,主要是用来休闲的。缺什么补什么,所以互联网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中国的公共空间。BBS在中国火了10多年(从水木或CFido开始算起),还会继续火下去。51火,也是因为它就是个BBS。MySpace.cn也在人为地强化、操作它的BBS,不过我觉得,这种操作有可能让它成为第二个猫扑,却很难成为第二个Facebook。SNS要实现的,就是一个网上的中国传统社会。技术手段的采用,让关系中原本存在的低效率的信息,以及因技术而新产生的信息,加速流动起来,而且这些快速流动起来的信息,每一条上都打着深深的个人的印记。因此我认为,一个以社交图景为立足点的SNS需要的是……

5. 群组而非BBS。其实区分群组和BBS并没有太大意义,比如我就说不清楚拥有约5万名小组成员的豆瓣“爱看电影”小组和“我们爱讲冷笑话”小组,到底是群组还是BBS。群组通常的开放性,让它跟BBS的界限变得模糊。至于谢文老师主张的个人、群组、社区三级关系,我认为是在社会活动中自然形成的,而不是某个先知设计出来的。人能够设计的,只是人和人、人和物、物和物这些关系中的逻辑部分,而无法设计这些关系发展的后果。SNS网站关注群组,其本质仍是在关注人的活动逻辑,而不是活动的结果。我认为BBS在中国的异常火爆,对SNS从业者有着巨大的误导性。偏离核心价值很容易,但想要再回来,就难了。如果你相信自己在构建一个良性的社会图景,你又为什么不相信,所有这个社会中该有的东西,它会自发地、平滑地生长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