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I'm Wang Xianyuan, writing for myself, more studying, more experience…

Pi Dashboard (Pi 仪表盘)

By

月底花了几天时间做的一个实用小工具用于监控树莓派状态,同时这是第一个尝试在趣无尽上建立项目主页的项目。期待后续的更多作品以趣无尽作为项目主页。以下内容转自项目主页。

Pi Dashboard (Pi 仪表盘) 是一个开源的 IoT 设备监控工具,目前主要针对树莓派平台,也尽可能兼容其他类树莓派硬件产品。你只需要在树莓派上安装好 PHP 服务器环境,即可方便的部署一个 Pi 仪表盘,通过炫酷的 WebUI 来监控树莓派的状态!

目前已加入的监测项目有:

  • CPU 基本信息、状态和使用率等实时数据
  • 内存、缓存、SWAP分区使用的实时数据
  • SD卡(磁盘)的占用情况
  • 实时负载数据
  • 实施进程数据
  • 网络接口的实时数据
  • 树莓派IP、运行时间、操作系统、HOST 等基础信息

链接表
项目主页
GitHub
树莓派实验室发布的预览视频

Maker 趣无尽

By

2005年这个博客上线,我也开始了博客生涯。这一年阿北在星巴克窝了三个月,开发出了豆瓣,未曾想如今的互联网变化之大。

在继续了一个月的开发之后,项目终于告一段落开启了邀请测试。算下来完成这个项目前后已经花费了将近四个月,就在上个月我将项目最终命名为 Maker 趣无尽。发起这样的一个项目是为给和我们一样的 Maker 们提供一个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最佳方式(更多介绍)。正如朋友所猜测的那样,做出这个产品应该是很不容易的,我想以后能有机会再回顾这个历程。

这个项目随着产品策划的深入,包袱越来越轻,始于兴趣、定位也在兴趣,用耐得住寂寞的心去打磨、顺其自然生长。如果能通过这个项目找到更多兴趣相投的人,做出更多好玩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兴趣,足矣。

再等一会儿就好

By

事情的推进比预计要慢得多,尤其是在处理不那么熟悉的工作的时候。难得的是即将迎来开发的重要里程碑,四月份开的坑已填得差不多了。至于是什么,还是等上线之后公布吧,下个月,不能再 Delay 了。

接下来反省,因为这坑填了太久,一个季度出头!回想起四月开坑时候的期望,用 All in 来形容也不过分。由于精力分配的关系,这期间其他的工作内容没有什么突破,所有的内容只是按部就班维持。8月开始要花时间调整计划和精力分配了。

工作方面的内容下次博客会详细汇报,今天是7月最后一天,似乎终于要等到台风来给这座持续40度最高温度半个月的城市降温了。

夏季草缸里的水草繁殖加快,最近隔三差五半卖半送一些水兰、莫斯,也处理掉一些苹果螺。早先发现在阳台那口无人打理小缸里面出现了一小撮食蚊鱼苗,意识到这很可能是孕育和繁殖的理想场所。月中找了个附近的渔友,亲自上门去捞了一20尾孔雀鱼苗(食蚊鱼近亲)。回来把阳台的小缸拾掇拾掇,将孔雀鱼移入了阳台的小缸。这里只有它们,不会有其他鱼类打扰,希望它们活得自由、快乐,再等上一阵,就能看到长成的漂亮的雄鱼了~

Read More →

SAKS 测试样品

By

SAKS 和 HiFiBox DAC 两款产品库存开始紧张,但这次总算能确保后续平稳供货了。近期借着再生产补充库存的机会,同 Coor 一起对 SAKS 产品做了微调。
LED 换成了白色雾面有色光系列,从圆头改为平头。亮起了才能看到不一样~
红外接收模块电路优化。板子背面的元件部分调整。第一次焊贴片密集的样品,好在可以正常工作。
Coor 说之前没试过白色,所以这次样品增加了一款白色的,完全是另一种画风了。
接下来开始物色工厂和对接了。

Read More →

很高兴遇见你

By

六月过半,然而并不想和往常一样汇报项目进展(其实是因为进展过慢)。只想随意码码字,记录一下近期刷的几部影片,想到哪就写到哪好了。

  • 城镇青年 TOWN WORKERS (2014),推荐音乐
  • 临渊而立 淵に立つ (2016)
  • 年轻气盛 Youth (2015),推荐
  • 未知死亡 Ghajini (2008),推荐音乐
  • 无主之地 No Man’s Land (2001),推荐
  • 大河恋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1992),墙裂推荐
  • 逃出绝命镇 Get Out (2017)
  • 夺命手术 Awake (2007)
  • 情人 L’amant (1992),推荐
  • 流浪巴黎 Paris pieds nus (2016),墙裂推荐
  • 我们是夜晚 Wir sind die Nacht (2010)

Read More →

五月出行——龙楼

By

本次海南岛之行既定的路线是海口-龙楼-三亚。将文昌龙楼纳入目的地是出于网上看到的一张铜鼓岭上拍的照片,这是海南岛的最东边。由于突发状况三亚没有成行,抽了两天时间,只身一人在龙楼游荡一圈。来之前已经确认了这边公共交通几乎不可用,到了之后发现不仅仅是交通,食宿条件也比较堪忧。好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竟意外发现在龙楼这两天睡眠质量比海口要好。

Read More →